兜啊兜啊兜啊的麦兜

千江有水千江月,万里无云万里天

下雨天怎么办

龙城的夏天是闷热的,出一趟门,浑身汗滋滋的回来,衣服粘在身上费了好大劲才撕下来。


夜里却又停了电,沈面将上衣和短裤脱下来,身上只穿着平角内裤,贴着沈巍哼哼唧唧喊热,沈巍让他离得远一点他又不乐意,只是让他用力一点,蒲扇带着热风呼啦呼啦地响着,力气倒是用了十成十,作用却不大。


沈面从床上坐起来,脑袋热的冒烟,偏生一头长发湿哒哒的黏在他和沈巍身上。


沈巍跟着起身拢了拢黏在沈面身上他的黑发,又捻起沈面的银发问道。


“把长发收了好不好?”


“不好!”说好了要做一天的嵬和鬼面呢,少一分钟都不行。


“那我帮你绑起来?”


沈面想了想点点头:“要哥哥给我编发!”


即便过了一万年沈巍的技术依旧停留在原始时代,两边分出两股编成麻花辫然后绑到一起,没有任何的装饰,和一万年前一样,时间仿佛回到了大不敬之地,似乎什么都没改变。


外面起了风,不一会噼里啪啦的雨点成群结队地击打在窗户上,什么鬼天气,沈面想,他白天刚种的铜钱草也不知道有没有被砸死。


不过也无所谓,这本来就是别人不要扔在路边他给捡回来的,有什么用呢?或许以前在大不敬之地还有点用处,那里一片荒凉,一株草就可以让两个鬼王开心好几天。现在见的多了,他也不在乎。


至于沈巍更不用说了,这些年他跟着昆仑经历一世又一世。想起昆仑沈面扭过头看着沈巍,他的好哥哥正在整理自己的三股辫,似是太久没有以小鬼王的形象示人,见沈面望过来他有点羞涩的问道:


“怎么样?好看吗?”


“丑死了!”


“是吗?那我拆了重新编”


沈面拉住沈巍上扬的手,伏在沈巍的肩上咯咯笑。不知道他哪里修来的福气找到这么可爱单纯的哥哥,怪不得当年一根棒棒糖都能给骗走。


想起棒棒糖沈面又不开心了,他咬着沈巍肩上的皮肉模模糊糊问道:“棒棒糖好吃吗?”


“嗯?就……就还行”


沈面“啧”了一声,他哥这智商真让人捉急,怪不得活了一万多年还是老光棍一个,他从沈巍肩上抬起头,双手捉着沈巍的脑袋,恶狠狠道:“说超级无敌天下第一难吃!”


其实沈巍后来再也没有吃过棒棒糖,甚至连甜食也不曾碰过。


可是沈面不一样,他尝遍天下所有的甜食,却仍旧吃不出甜味,像是失去了甜的味觉。


沈巍舔了舔沈面的嘴唇,笑着说:“超级无敌天下第一甜”


沈面将沈巍推倒在床上,又顺势骑到他腰上,用手戳着沈巍结实的腹肌,“老实交代,是不是想吃面?”说完不待沈巍回答便俯下身亲吻身下人的每一寸肌肤,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沈巍像是洗了一次澡,他忍不住伸手抚摸沈面光滑的脊背,触手温凉,似是上好的美玉。沈面背部最是敏感,一碰就不得了,似是有无数个蚂蚁爬来爬去,他瞪了沈巍一眼,嘴里含含糊糊道:“哥哥不准动,不然我就一口一口吃掉哥哥”


和室内的火热相比,外面倒是难得的凉爽,刚停了雨,风还刮着,阳台上被雨珠砸倒的铜钱草正努力地挺直腰杆,看样子,大概是活下来了。


屋内的两人枕着一个枕头睡着。


说也奇怪,明天床上有一对枕头,却是谁也不想用另一个。


沈面喘着气,微微一动就浑身疼,虽然他平时攻气冲天,到了关键时刻就瘫成了一坨面,任人捏扁捏圆。和他预想的相差十万八千里,越想越生气,欲哭无泪道:“我的体质明明也不比你差,为什么每次都是这样?”


沈巍吃饱喝足内心无比满足,下雨天吃面什么的简直不要太爽,只好哄人道:“下次,下次哥哥一定让着你”


沈面撇撇嘴,呸!男人的嘴,骗人的鬼!不过哥哥的味道还是很棒的,他回味地舔了舔嘴唇,很甜。


END


哥哥什么的绝对是世界上最讨厌的物种!!!沈面面委屈屈!!沈面面生气气!!沈面面要改名字!!才不要沈巍给取得名字!!什么沈面面!!一点也不霸气!他要和拢龙哥哥一个姓,拢龙哥哥排第一,他要排第二,他的粉丝叫面粉,嗯!!!他沈面面从今天起就叫朱二面!!!

【巍面】不负相思意4

【预警】新设定,主巍面,背景,地点,情节,人物皆经不起考究,更新随缘!

一切都是为了宠面!!!不喜误入!

慎入!

慎入!


………………


这边沈老太爷前脚刚走,沈夜就听到两个人对话的声音,“六小姐,您慢点,小心脚下”“哎呀!宝琴,你走快一点!”为首的少女急急忙忙向屋里走,少女约摸10来岁的样子,一双灵活的眼眸慧黠地转动着,一身嫩黄色长裙更衬得人灵动了几分,屋里扫视一圈后目光锁定在沈夜身上,眼中闪烁着惊喜之色,也不待别人说话便一通道:“他们都说家里来了个神仙似的小哥哥,我昨日就想来瞧,可是二哥哥宝贝的跟什么似的,说是你生病了要好好休息不许我来捣乱,今日你可是好了?”


沈夜怔愣地点了点头,正不知如何称呼,就见沈巍打着帘子进来了。


“怎么也不披件衣裳!”沈巍皱着眉,上前握着沈夜的手,见他手倒是温热的松了一口气道:“刚刚吃午饭时我看你出了汗,这会又把窗户打开,万一再受了凉可如何是好。”


阿九赶紧将沈夜的披风取出来正要给沈夜披上就被沈巍接了去,她又转身去关那窗子。


沈夜有些心虚地看着沈巍动作,本就是他自己贪凉让他们开的窗,怕沈巍着急责怪他们忙说道“巍哥哥别生气,大夫说屋子通通风对我身体恢复有好处”


沈巍叹了一口气,“我不是生气,我是怕你生病难受……”


沈夜听沈巍大有继续说下去的架势,虽说他是关心自己,但屋里还有其他人正欲开口,那边的少女倒是忍不住了:“二哥哥真偏心,这是有了弟弟就忘了妹妹,我都来这么半天了连句话也不和我说”


沈巍本是和安国公一起走的,半路上听说六妹妹去了他院里又半路返回来了,他这六妹妹最是古灵精怪,生性活波开朗,与阿夜颇为相似,若是能时常陪阿夜一起玩耍倒是不错,但阿夜刚生了一场病,沈巍怕他俩没个轻重才想回来叮嘱几句,不过一进屋看沈夜穿的单薄便忽略了其他人,偏生他这个六妹妹又是个嘴巴厉害的丫头,一句话倒让他不知如何回答。


“六小姐这可是错怪二爷了”绿萍端着奶茶和小点心进来的时候,正好看到夜少爷小脸红红地站在一边,二爷正给夜少爷系披风的带子,她笑着将茶盘放到一边的茶几上,“二爷知道六小姐今日要来,早早地命奴婢准备了六小姐爱喝的奶茶还有爱吃的玫瑰酥,您快来尝尝”


那少女见了好吃的便顾不得其他了,端着奶茶笑嘻嘻的问道:“绿莹姐姐可给我加了蜂蜜?”


绿莹笑道:“加了两勺呢,六小姐尝尝甜不甜?”


少女喝了一口奶茶,满足地眯着眼,又捏了一块点心放进嘴里,竟连手指头都舔舐的干干净净。


沈夜“噗嗤”一声笑出声,在家时听父亲说过这安国公共有三个儿子,长子沈德,次子沈穆,三子沈敬。沈德也就是沈巍的父亲原有二子,长子名沈云荣,不过在10岁时便溺水而亡。沈穆下有一儿一女,长女沈云裳,沈家大小姐,也是当今太子妃,儿子沈云卿,沈府三少爷,因父母溺爱,为人最是张扬跋扈。沈敬下有二子一女,四少爷沈云齐和五少爷沈云行为双生子,还有一女名沈云心,因年岁最小又天真活泼,沈府上上下下都宠着她,论年纪比他还小几个月,想必就是他面前的六小姐了。如今见她口齿伶俐,行事娇憨可爱,不由得多打量她几眼。


沈云心见沈夜往她这边看倒也不羞涩,大方地回望过去给他一个甜甜的笑。“夜哥哥可莫要笑我,在这沈府里可找不出比二哥哥做点心更好的了,你以后可有口福了”


沈夜倒是有些惊讶,他转头看向沈巍,笑道:“我只知道巍哥哥风筝扎的好,没想到还有一手好厨艺,要是人人都像巍哥哥这么优秀,那些工匠厨子的可不要无事可做了”说完与沈云心互看一眼,两人忍不住扭过头暗暗偷笑。


沈巍面上一红,见面前人憋着笑红通通的小脸忍不住伸手捏上去,还不是哪个奶娃娃哭着又是要风筝又是要吃点心的,哎,这小没良心的!


陪你路过全世界


沈面长到十六七岁时已经意识到自己长的好看这件事,每每洗完澡上身穿着沈巍的纯白色衬衣,身上微微有些湿,薄薄的水珠透过衬衣渗出来,将原本绝好的身体更是突显的玲珑剔透。


他跨坐在沈巍的大腿上,两条嫩生生的腿盘在沈巍腰上,湿淋淋的头发甩来甩去,哼哼唧唧的让沈巍给他吹头发,只是吹个头发而已,偏偏搞的这么暧昧,他又蹭来蹭去的不老实,惹的沈巍某个敏感部位简直要着火。


沈巍恨得牙痒痒却又无计可施,只好一巴掌拍在那人屁股上,“老实点!”然后加快吹头发的速度,结束后去卫生间冲了30分钟冷水澡,出来时沈面躺在他刚刚坐的沙发上看着他,眼角微微向上扬起,湿漉漉的像是初生的小鹿,说出的话却让人浮想联翩:“沈老师,再过三天我就18岁了哦。”


十八岁生日那天沈巍向学校请了假,这一天不仅仅对沈面意义非凡,对他来说也是特别的一天。


于是沈面早上一睁眼就看到笑的一脸温柔的沈老师,面前还摆了一碗长寿面和一个鸡蛋。这是每年生日必备的项目,沈面以前总是觉得太老套,他一心都惦记着外面的蛋糕还有一大桌好吃的,总是敷衍地吃两口就不吃了,可是今天的沈巍,却给了他不一样的感觉,他认真地吃完了面,连沈巍在他头上滚鸡蛋这种以前觉得很幼稚的行为也是乖乖的配合。


沈巍笑笑:“今天怎么这么乖?”


沈面下意识反驳道:“我一直都很乖……der”这话说的自己都很没底气,他歪着头在沈巍肩上蹭了蹭,一边咬着沈巍的肩颈肉磨牙,一边控诉道:“我今天生日哥哥还欺负我”


沈巍伸手将沈面头顶翘起的呆毛胡噜下去,声音温柔的能掐出水来“不管面面什么样子哥哥都最爱面面”


……


沈面三岁时遇见沈巍。那天早晨他像往常一样从家出发去幼儿园,爸爸开着车,妈妈嘱咐他今天要听老师话,要多喝水,要和同学好好相处……不过这些他都没听到,他的眼睛早就被车外的风景吸引住了,大路上行驶着各种车辆,有大货车,小轿车,有公共汽车,还有卡车。他不知道这些车是怎么撞上来的,就像他不知道沈巍是怎么出现在他身边的一样,那一瞬间他像是天神下凡一样,虽然他穿着黑色的袍子。


大战时沈面选择了自爆,却保全了所有人,他从这个世界彻底消失了,就连和沈巍的双生感应也一并消失了,沈巍找了他很久却一直了无音讯,人们都说沈面已经死了沈巍却不相信,他已经错过一次不能再错第二次,沈巍并不奢望求得沈面的原谅,他知道他不配,他不配做他心心念念的哥哥,他只是想再看一眼他,看他过的好不好。


直到沈面的生命再一次受到威胁,他在那一瞬间突然感应到了他的气息。


他抱着怀里小小的一团,小孩满脸都是血,额间被玻璃渣划破一道口子,所幸事故发生时他被妈妈紧紧护在怀里,身上没有受伤,小孩似乎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他看着沈巍似乎要流出血的眼睛,小肉手轻轻勾着他的手指说:“哥哥不怕”沈巍浑身抖动着,犹如雷电在身体里盘旋,发出隆隆轰鸣,在这一刻终于爆发了,他面目狰狞,甚至咬碎了一口银牙,他知道自己再也放不开了。


欲望如同洪水猛兽,一旦逃出牢笼便再也关不回。沈巍觉得他就是个贼,这些年的幸福都是他偷来的,沈面虽然不记得过去的一切,他却一刻也不敢忘。


可是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失控的呢?

也许是16岁的沈面第一次梦遗喊他的名字开始。


也许是14岁时沈面第一次带女同学回家,他失落了好一段时间开始。


也许是10岁时沈面要求自己睡,他几天几夜睡不着开始。


也许是7岁时沈面说最喜欢云澜哥哥因为赵云澜打架特别酷,他自导自演了几次“酷巍救面”开始。


也许是3岁时沈面拉着他说“哥哥不怕”时,那种失而复得的巨大喜悦将他淹没开始。


也或许是从更早的时候,他们诞生时大不敬之地一片黑暗,耳边传来到处厮杀的声音,空气中弥漫着腐烂的腥臭味,沈巍开始厌恶自己的出生,“我不喜欢,不如不生”就在这时突然飘来一股香甜的味道,然后一团白色的东西扑到他的身上,他轻轻扯开团子的兜帽,小孩扑闪着亮晶晶的眼睛对着他笑。


沈巍后来每次想起这个笑都要呕出血来,是他盲眼无珠,明明他已经拥有了最珍贵的瑰宝,却没有珍惜。


……


突然的告白让沈面蓦然红了脸,他一脸吃惊地看着沈巍,没想到一向严肃正经脸皮薄的沈老师能对他说出“爱”这个字。


生日蛋糕依旧是他最爱的奶酪蛋糕,生日礼物是沈巍请了一个月的假陪他出去旅行,沈面笑的露出一口小米牙,有一个温柔帅气多金又贴心的哥哥就很美,而且只能他一个人美。


旅行的最后一站是斯洛文尼亚,那里有个被称为“欧洲之眼”的美丽小镇布莱德。在布莱德湖湖心的小岛上有99层台阶,沈巍背着沈面登上台阶时将他们的前尘往事,爱恨纠葛通通告诉了沈面,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在第99层台阶上他说,


“我不求你原谅我,只求你一件事,求你好好活着,不要再伤害自己”


沈面静静的伏在沈巍的背上,咬住下唇悄悄的哭,臭哥哥什么的果然最讨厌,一点情趣都不懂。


他哭够了又一股脑地把鼻涕眼泪全蹭到沈巍昂贵的西装上,吸了吸鼻子,从沈巍背上下来,一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你怎么这么啰嗦,给你三秒钟的时间过来吻我,3,2,唔……”



END


儿童节快乐!

今天是六一儿童节,但沈面面小朋友一直到下午也没有收到来自哥哥的的儿童节礼物,眼看就要吃晚饭了,臭哥哥一点行动都没有,沈面面看了看餐桌,惯例四菜一汤,连菜式都和昨天,昨天的昨天一样。沈面面委屈,沈面面想吃人,但是不敢,于是他一口气将整桌饭菜全都吸进了肚子里面,然后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开,锁门,整套流程一气呵成,让刚刚脱下围裙的沈巍没有一点点防备,沈·表面稳如狗·内心慌得一批·面心惊胆战的缩在被窝里等着哥哥来哄,就是不知道他是拿礼物还是斩魂刀。


沈·懵·巍眨巴眨巴大眼睛,不知道哪里又惹面团子生气了,沈巍掰着手指头算了算,结婚纪念日一个月前刚过,面团子的生日赶在五一也过了,520的时候送了礼物,521的时候去了游乐园,昨天晚上刚吃过面,咳咳,好像没有忘记什么啊,沈·百思不得其解·巍决定去问问隔壁的赵云澜。


沈面面左等右等,都要等睡着了也没见沈巍进来,他还特别跑到门口看看,门也没有锁啊,难道玩大了,正在胡思乱想之际,门口突然传来脚步声,沈面面一个激灵快速窜到床上用被子盖着脑袋,只偷偷露出一只眼睛瞧着外面。他看到沈巍推门进来了,然后手里还抱着一个粉色的盒子,盒子上系着大大的粉色蝴蝶结,虽然对于沈巍的审美很是无奈,但是臭哥哥还算表现的不错。


沈·嘴巴咧上天·傲娇·面一边心里乐开了花,一边还要装作生气的样子不理哥哥,在沈巍拉他被子时象征性的反抗了两下后就迫不及待蹦起来拆礼物,然后你就看到一黑一红两张脸,黑的是沈面面,话说沈教授你在六一儿童节送小朋友情趣用品真的好吗?红的是沈巍,值此月黑风高,良辰佳节,酱酱酿酿。


吃面一时爽,一直吃面一直爽。


话说隔壁小澜孩,精心准备要和媳妇欢度佳节,结果被人中间截胡,他也不敢说,他也不敢怒,好惨一男的。


同事问我微信背景图是不是男朋友,只好疯狂点头(好害羞😍)真是人美心善的好同事。

文章写的越甜,说明我们面面越苦😭


【巍面】不负相思意3

【预警】新设定,主巍面,背景,地点,情节,人物皆经不起考究,更新随缘!


一切都是为了宠面!!!


不喜误入!


慎入!


慎入!


………………


沈夜第二日醒来时已是晌午,期间老太爷差人来问过,回复说是退了烧,人还睡着。


沈巍守了一夜,天快亮时才到书房歇息了一会。


"二爷,夜少爷醒了"


沈巍进来时沈夜正呆呆地坐在床上,乌黑柔软的长发披散在肩头,更衬得脖颈如雪,白瓷般的小脸飘着两团红霞,眼睛愣愣地看着前方,似是还没反应过来身在何处。


这样的模样,看的人心都要化了。


"阿夜?"沈巍见他不动,试着唤了一声。沈夜回过神来,看着立在自己面前的人,这人是爹爹信任的人,也是他在这里唯一感到亲切的人,他不言语,只是静静地看着唤他的人。


沈巍缓步上前,黝黑的眸子迎着沈夜的目光,唇角勾起一抹笑意:"阿夜可有哪里不舒服?睡了这么久饿了吧,我让厨房做了阿夜最爱的银耳莲子羹,吃一点好不好?"


稀疏平常的话,但经沈巍温温柔柔的说出来,竟让沈夜鼻子发酸,他微垂下头,泪珠在眼眶里滚来滚去,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慌张地拿手往眼睛上擦,却被沈巍抢先捉住了手,"别用手,仔细伤了眼睛",说完从怀里掏出一方干净的帕子给他细细的擦着眼泪,沈巍看着沈夜,梨花带泪,惹人怜爱,想他小小年纪却背井离乡,许是想起爹爹的叮咛极力忍住不哭,自己以后定要对他千倍万倍好。


这边沈巍还在暗暗发誓,忽然听到门口传来绿莹的声音,"二爷,老太爷到了"。


沈夜虽幼时到过这安国公府,但到底年幼,对这安国公毫无印象,不过他在家倒是听父亲提过几句,据说他年轻时骁勇善战,多次救国于临危之际,后被先皇封为安国公,他和祖父虽一文一武,却相互欣赏,私下关系甚好,只是不知这当年令他国"谈之色变"的沙场英雄到底是什么模样。


不过片刻,三四个小丫鬟打着帘子,只见一位鬓发如银的老者笑呵呵地走进来,旁边竟连一个丫头婆子也没有,沈夜心生疑惑,却也不敢怠慢,忙掀开被子从床上下来,却不防在床上躺的太久了,双腿发软竟直直往前摔去。


"公子!"阿九急忙去搀扶却还是晚了一步,顾不得礼数大喊一声。


沈巍也顾不得其他,满脑子就一个想法,千万不能让阿夜受伤,然后就成了沈巍躺在地上,沈夜躺在沈巍怀里。


沈老太爷打趣道:"呦!这大白天的成何体统!得亏我闲他们吵让他们在外面等着,不然这青天白日的岂不叫人看了去"


两人本就你看我我看你,听了这话更是弄了个大红脸,特别是沈夜到底未经人事只知道一个劲地往沈巍怀里钻,恨不得将脸全埋进去才好。沈巍这边推也不是,抱也不是,一双手无处安放,却还要护着怀中的人儿。


阿九本欲上前搀扶,却被绿莹拉住胳膊冲她摇摇头,其他小丫鬟也只是捂着嘴偷笑。


沈老太爷也是第一次见到沈巍这般小心翼翼的模样,他这个孙子做事一向冷静自持,看似待人温和,却与任何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唯有沈夜,他想起一个月前沈巍跪在自己面前请求由自己出面把沈夜接到府内场景,他的目光坚定,眼里光华灼灼,而现在他抱着怀里的人似是抱着稀世珍宝,眸子温柔的似是要溺出水来,让他想起了多年前的自己,也曾这样注视过一个人,如果一切回到过去,如果再给他一次选择,现在又该是个什么光景。


可哪里又有如果,他微不可查的叹了口气,由丫鬟搀扶着坐下来,又笑着冲丫头们说道:"还不赶紧把你们爷扶起来,也不怕地上凉再过了病气"


众人赶紧上前将两人搀扶起来,沈巍拉着沈夜的手向老太爷身边走去,刚道了声"祖父",手里温热的触感就被抢了去,沈老太爷拉着沈夜的手,上下仔细打谅一通,越看心里越是欢喜,传言都说沈巍是这上京第一美男子,现在却是被眼前的人比了下去,虽说年纪尚小,但已出落得亭亭玉立,身条倒比那女子还要柔上几分,通身的气派倒是和他祖父很像。他感到亲切,不由得嘱咐道:"以后你就和小巍一样叫我祖父就好,至于住就暂时先在这里,等旁边的院子收拾好了你再搬过去……"


听着这久违的嘱咐叮咛,沈夜又忍不住红了眼眶,他点点头,觉得不妥,又道:"谢谢祖父"


三个人一起用了午饭,沈老太爷本就不拘小节,特别是年龄大了后更喜欢和这些小辈们来往,加上沈夜本就性子活泼,能说会道,一顿饭下来倒也没了拘束,一张小嘴逗得沈老太爷合不拢嘴,一时间整个安国公府都知道新来的小少爷深得老太爷喜欢,一个个都想来看看这小少爷的尊容,却碍于老太爷在这不敢造次。


这碗面

沈面最讨厌这种春末夏初的时候,天气异常干燥,气温忽高忽低,漫天飞舞的柳絮也让他不停地打喷嚏,感冒流鼻涕,备受折磨的鼻子又痒又痛,他站在大门口,伸着脑袋眼巴巴瞅着来来往往的人群,可怜的书包在地上拖来拖去。


"呸!臭巍巍还不来,我还是不是你最爱的那碗面了。"


沈面躺在沙发上,嘴里叼着体温计,白面团似的小脚丫一晃一晃的,黑白分明的大眼睛咕噜咕噜转着,总要趁着生病向哥哥讨要点好处才好。好久没有喝可乐了,不如,他拔出体温计,刚要开口就被眼明手快的沈巍按了回去。


"别动!五分钟之后才能拿出来"


……


"呸!臭巍巍,我生气了,一瓶可乐哄不好的那种!"


沈面拿着体温计反复看着,36.8°,对着体温计哈了两口气,36.7°。


"别看了,不发烧,就是有点感冒,吃点药就好了",沈巍拿过体温计,好笑地看着他的傻弟弟。


"什么叫有点感冒,明明就是好大的感冒,臭巍巍,你是不是外面有其他面了?"沈·理不直气也壮·面开始胡搅蛮缠。


这碗面还吃不消呢,哪里还敢有其他面。沈巍想,不过他不敢说出来,只好陪着笑脸道:"那你说怎么办?要不然咱们去医院看看?"


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秒怂·面,"哈哈,医院就不用去了,我突然觉得是很小的感冒,吃个冰淇淋就能好的那种嘿嘿"


"嗯?"


"半个也可以"


"还是去医院吧"


"一口,就一口呜呜,臭巍巍"


……


沈面最终也没吃上那一口冰淇淋,不过他早就给抛到九霄云外了,此刻正捧着沈巍做的一小碗双皮奶吃的美滋滋,有个心灵手巧的哥哥就很美。


"哥哥万岁!≧▽≦"


沈巍笑笑,我都一万零三十二岁了,不还被你这碗面吃的死死的。



……


呸!臭巍巍!就做这么一点,今晚别想吃面了!噘嘴


……………………


爱滴魔力转圈圈,对面面爱爱爱不完…… 真的很讨厌春夏之交的季节了,还有柳絮杨絮,阿嚏……


拍拍面



在沈巍的认知里,所有不听话的东西只要拍一拍就乖乖的了,自然,他错误地把沈面面也归类到"所有"里了,虽然沈面面对沈巍的看法噗之一鼻,你才是东西,你全家都是东西。


沈面面何许人也?形似一坨面,特别是在沈巍的精心饲养下,当真是“面如满月,辉似朝日,色如莲葩,肌如凝蜜。”睡觉时小肚子一鼓一鼓的,用手戳一戳,像是泡发的面团,日常搞天搞地搞沈巍。


沈巍何许人也?龙大金牌教授,万千少男少女的梦中情人,当然最有噱头的还是地星黑袍使,一把斩魂刀耍的虎虎生威,不过这都成为历史了,大战后,为了挽回中二面,啊呸!人美心善面的芳心,我们情商无下限的沈大教授把自己长四十米重500KG的斩魂刀送给自己爱慕已久的亲生弟弟当定情礼物。 因此身怀异能的沈教授在后来的一个月里负伤累累,每次刚挨到床边就被沈面面一记绝情脚踹下了床,为了博取通情达理面的同情,沈教授拒黄拒赌拒绝异能,每天顶着一身伤去龙大传道受业,龙大学生感动的痛哭流涕,联名写血书请求师母脚下留脸。



后来沈巍答应连吃一个星期的火锅才争取到上床的权利。 喊谁师母呢!讨厌òᆺó,沈面面一边吃着沈巍涮的菜一边嘟嘟囔囔,一张嫩生生的小脸粉里透着红,情商终于上线的沈教授赶紧趁热打铁,他将人拉进怀里,温柔地拍了拍沈面面的眉间,似是饮血红莲,越发红艳。


"我连魂魄都是黑的,唯有心尖上的血是红的,用它护着你,我愿意"


【本来想写个沙雕文,一不小心煽了个情,就这样吧哈哈😄,也算满足我的一个心愿】